舌尖上的【诗经】

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: 苹果(iPhone)安卓(Android)安卓国内下载(APK)

读诗经的时候
会看到很多花草瓜果的名字
虽然很多字不认识
但看起来都是很好吃的样子啊

那个乱世饥荒的时代
看到漫山遍野的野花野草
先辈们第一时间想到的
肯定跟我们一样的
就是:哪种比较好吃?

所以诗经里提到的植物
几乎都是很好吃的~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
《国风·周南·桃夭》
三月,桃花开时,鳜鱼正值肥美。
经过漫长冬季的蛰伏,开春气温回升,水族们摄食旺盛,又到了繁殖的季节,这时正是体硕膘肥的之时。鲥鱼、刀鱼、鮰鱼、鲫鱼都是当令,我们家乡的谚语:“正月沙螺二月蟹”,无论淡水海水,春天都是吃鱼季。
因为有了诗,桃花季的鳜鱼当然更为著名。鳜鱼性情凶猛,肉质爽脆鲜嫩无骨刺。方最常见的的做法是清蒸。由于肉比较紧致结实的缘故,淮扬菜里显刀工的松鼠鱼,常用的也是鳜鱼,此外红烧、水煮也相当不错。
当然最奇葩的吃法是徽州的臭鳜鱼,去徽州时几乎是每顿必点,但臭鳜鱼也有很多不同风格的臭法,每家做起来口味都不一样,上佳的是闻起来气味浓烈,吃起来肉质鲜嫩而浓香,毫无臭味的为上品。

思乐泮水,薄采其茆
《鲁颂·泮水》
莼菜是一种娇嫩的植物,诗经的时代,长江黄河流域的大江小湖里很常见,但随着后世水质的日渐污染,莼菜已经很难在自然水域见到了。
莼菜最著名的做法是莼菜羹。
杭州在我的个人经历里,不是一个普通的城市。从打算筹划去杭州,到第一次真正去到杭州,中间隔了十年之久。到杭州的第一顿饭,是在武林路的一家小馆子里,点了一个莼菜羹,可能当时是很饿的缘故,感觉鲜美好喝得几乎掉眼泪。
莼菜羹的圆融滑嫩,在唇齿间缠绵悱恻,如此性感,让人好想谈恋爱的感觉。瞬间就和同行争抢着把一大盘争喝光了,同行是一个热爱摄影的妇产科医生。
不过很可惜,他是男的。

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
《卫风·木瓜》
诗经里的木瓜,并不是我们今天常见的据说有奇异功效的那种大木瓜。春秋时期,这种树形高耸,个大肉甜的番木瓜还没传入中国。
而正宗的中国木瓜,是属于蔷薇科,开着美丽的小花,结出来的小瓜光滑爽脆,香气浓郁。
最喜欢的中国木瓜吃法,是云南的酸木瓜,一大碗热腾腾油腻的过桥米线,配上一叠酸爽的腌木瓜,无论是酷暑,还是严寒,都能让人胃口大开。
到了云南的乡下,酸辣鲫鱼里,也要必配腌渍得金黄的酸木瓜,想起来就会满口生津。

分享: